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业务 > 案例精选 >

借条是债务人出具给债权人表明债务关系存在的收款凭证 ——原告张静杰诉被告苏祖云等民间借贷案

日期:2019-05-30 14:48:28  浏览:  字体:   来源: 作者:段加福


核心阅读:【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云05民终45号民事判决书2.案由:民间借贷纠纷3.当事人...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云05民终45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民间借贷纠纷

  3.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静杰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苏祖云、张丽花

【基本案情】

  2014年2月16日、2014年7月11日苏祖云和张丽花夫妻二人向张静杰出具《借条》二份,载明:苏祖云和张丽花向张静杰两次借到人民币合计15万元,担保人为刘建萍、张江丽,并载明了利息和还款日期。2014年12月10日,苏祖云、张丽花、刘建萍共同向张静杰出具《还款保证书》承诺:三人共同于2015年1月30日前还清借款15万元,逾期则赔偿违约金6万元。2015年9月4日苏祖云和张丽花夫妻二人向张静杰出具《还款承诺书》载明:担保人将于2015年9月8日替苏祖云和张丽花支付2万元利息;苏祖云和张丽花于2016年农历三月底之前分两次归还15万元。

  另查明:苏祖云和张丽花向张静杰借款后,将此款转借给刘建萍。因刘建萍未归还借款,苏祖云和张丽花向法院提起诉讼,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云0502民初3153号民事判决,判令刘建萍归还苏祖云和张丽花借款15万元,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案件焦点】

  原告起诉时,向法院提供借条,要求债务人偿还借款本息,原告是否负有举证证明款项如何交付的责任?

【法院裁判要旨】

  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张静杰仅提交借条及还款承诺书,而未提交收款收据及银行转账流水明细,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的三性及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原告张静杰主张与二被告存在借贷关系,原告应对借贷关系成立承担举证责任,而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本案借贷关系成立,对原告要求二被告归还15万元借款本金及利息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张静杰的诉讼请求。

  张静杰不服一审判决,向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对于出借人是否将约定的借款实际支付给借款人,不能仅以出借人提交收据、银行转账凭证为唯一的标准,应当结合当事人陈述、证据、民间交易习惯等进行综合判断。在本案借贷关系中,两份借条、两份还款承诺以及生效判决书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明债权人张静杰已将借款支付给苏祖云和张丽花。苏祖云和张丽花虽然否认收到借款,但未能提供足以反驳并推翻以上结论的证据。因此,苏祖云、张丽花应当承担归还借款本息的民事责任。上诉人张静杰要求被上诉人归还借款本金15万元并按年利率24%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依法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一、撤销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法院(2018)云0502民初4723号民事判决;二、被上诉人苏祖云、张丽花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归还上诉人张静杰借款本金5万元,并按年利率24%支付利息(自2015年9月16日至本金实际归还完毕之日止);三、被上诉人苏祖云、张丽花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归还上诉人张静杰借款本金10万元,并按年利率24%支付利息(自2014年9月11日至借款本金实际归还完毕之日止);四、驳回上诉人张静杰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一)一审民事判决适用证明标准错误,举证责任分配失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一款:“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出借人向借款人主张归还借款,应当提供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证据,这里的证据是指借据、收据、欠条当中的一种,凡能证明借贷关系存在的若干证据,或借据、或收据、或欠条其中一种均可,并非要求借据、收据、欠条三者齐备才能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只要能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且该证据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就应当具有法律效力。本案两份借条中已分别载明“苏祖云和张丽花向张静杰借到(人民币)5万元、10万元”,借条的内容已清楚表明交付了现金,双方当事人对借条的“三性”无异议的前提之下,法院就应当确认该借条具有法律效力,如果法院要求出借人继续举证,是加重了出借人的举证责任。

  然而,一审判决的观点是,出借人不仅提供借条,还应当提供收款收据及银行转账明细单。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我通过调查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法院近五年来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审判情况,发现本案判决结果并非是个案,几乎所有的借贷现金的案件,都将举证责任分配给出借人,让其证明款项如何交付,而大多数出借人无法证明现金如何交何,故而法院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调查发现,借条中清楚载明“今借到现金XX元”。已经写明借到现金,还要求债权人举证证明现金如何交付,是违反举证责任分配的一般规则。在借款人承认签章属实,且未抗辩借条是在受欺诈或胁迫情况下所写,如果还要求出借人继续举证提供收款收据和银行转账明细单,这是举证责任分配不当,实际上也是画蛇添足!

  如果说借到现金的债务人,又以未收到现金为由,可以不偿还借款,债务可以一笔勾销的话,那么,如此清楚明确的债务,债务人说不归还就不归还,人民法院既然判决债权人败诉,这是鼓励债务人明目张胆地赖账和逃债。受到诱惑的债务人继续铤而走险,长此以往,这个社会还有什么诚信可言!人民法院树立和倡导了一种什么样的社会价值观?

  如果说债权人依据借条起诉债务人偿还借款,人民法院还要求债权人继续举证证明借款如何交付的话,是不是说明借条不具有收款凭证的属性?今后的借条应当具备什么样的内容和格式?这将对正常的民间借贷活动是一种颠覆,也将冲击长期以来人们在民事活动中共同遵守的交易习惯,这对于民间借贷活动是有利还是有弊?值得我们深思和反省!

  (二)二审民事判决适用证明标准正确,举证责任分配符合证据规则。原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提供被告签字确认的借条,借条内容清楚明确,债务人对自己的签字认可无异议,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双方之间存在借贷法律关系,出借人的诉讼请求应当得到支持。首先,出借人向法院提供了借款人、担保人共同签字确认的《还款保证书》以及借款人出具的《还款承诺书》。《还款保证书》和《还款承诺书》作为辅助证据,充分说明借款人经济困难,要求延期还款。借款人已经请求延期还款了,就不必由出借人举证证明借款如何交付。其次,出借人、借款人、担保人都一致认可,已经支付利息,这就表明双方存在借贷事实,借款人才按约定支付利息;借款人支付利息的事实,间接证实了借款人已经收到借款。再次,借款人答辩两笔借款的实际使用人是刘建萍。借款人与刘建萍的借贷关系,是另外的民事法律关系问题,不是本案审理的问题。不论借款的使用人是谁,都不影响本诉借贷关系的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法院在适用该法律条文时认为,出借人仅提供借条,没有提供款项交付凭证的,不能证明双方借贷事实存在,驳回出借人的诉讼请求。

  合同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借条一般由债务人书写并签章,表明债权债务关系存在,债务人已欠债权人借条载明金额债务的书面凭证。不管借条记载的条款多少,只要内容明确,便于当事人履行,双方对内容无争议,就应当确认借条具有法律效力。借条,本质就是一份收款凭证或收据,同时也是一份简易合同,借条是凭证兼合同的结合体。自然人之间签订借款合同不等于已经履行了合同,而自然人之间的借条是已履行的合同兼收款凭证。这就是“合同”与“借条”二者之间的不同法律属性。一审判决是将自然人之间的借条,当成尚未履行的合同对待,以致出现上述判决。

  总之,本案原告依据借条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归还借款本息,被告答辩对于借条上的签名或捺印不持异议,辩称借款是帮第三人所借,借款使用人是第三人。这样的答辩并不影响原告与被告之间借贷事实成立,显然,被告应当依法承担偿还借款本息的民事责任。如果被告对借条上的签名或盖章无异议,仅仅答辩借贷行为并未发生或者自己并未收到款项,应当作出合理说明,也就是说,被告应当用充分的证据或事实来抗辩,而不是信口开河,这个合理说明要足以让人相信借贷行为并未发生,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交付方式、债权人的经济能力、交易习惯以及证人证言等因素综合判断借贷事实是否真实发生,进而公正、公平作出裁判。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