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业务 > 案例精选 >

冲动是魔鬼,一出手回到“解放前” ---浅析服刑人员又犯新罪的并罚规则

日期:2018-09-28 10:59:00  浏览:  字体:   来源: 作者:杨福元


核心阅读:【裁判要点】2016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法释〔2016〕23号与其2013年9月11日出台

  【裁判要点】2016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法释〔2016〕23号与其2013年9月11日出台的关于执行《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有关问题的通知(法释〔2013〕201号)在溯及力上如何衔接?即罪犯服刑期间又犯新罪,前罪未执行的刑罚指的是剩余刑期还是特指没有执行完毕的刑罚,服刑期间经减刑裁定减去的刑期是否计入已执行的刑期?减刑裁定减去的刑期是其服刑阶段后期的刑期,即减刑裁定是从其刑期届满之日往前减去的刑期,减刑裁定减去的是其未执行的刑期。故经减刑裁定减去的刑期不计入实际执行的刑期。前罪附加刑为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依法仍须执行,但如何在合并决定执行的主刑为有期徒刑的裁判文书中表述?

  【相关法条】刑法第四节数罪并罚

  第六十九条 【数罪并罚的一般原则】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七十条 【判决宣告后发现漏罪的并罚】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已经执行的刑期,应当计算在新判决决定的刑期以内。

  第七十一条 【判决宣告后又犯新罪的并罚】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又犯罪的,应当对新犯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

  2016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法释〔2016〕23号,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第三十三条“罪犯被裁定减刑后,刑罚执行期间因故意犯罪而数罪并罚时,经减刑裁定减去的刑期不计入已经执行的刑期。原判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裁定继续有效。”第三十四条“罪犯被裁定减刑后,刑罚执行期间因发现漏罪而数罪并罚的,原减刑裁定自动失效。”

  2013年9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有关问题的通知(法释〔2013〕201号)“为正确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2〕2号,以下简称《规定》)办理减刑、假释案件,根据刑法有关规定,现将有关问题通知如下:二、原生效裁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生效前作出的,适用1997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1997年规定》。但适用《规定》对罪犯有利的,适用《规定》。

  【案件索引】

  一审: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法院(2018)云0502刑初38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2018年8月7日)

  二审: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云05刑终

  98号(2018年8月31日)

  【基本案情】

  原公诉机关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宝,男,1984年6月20日生于云南省凤庆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云南省凤庆县勐佑镇立果村荒田组,公民身份号码533522198406201231。2005年12月8日因运输毒品罪被本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8年3月10日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减为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改为十年;2010年5月28日被本院减刑一年八个月,剥夺政治权利改为七年;2011年10月31日被本院减刑一年一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七年不变;2013年4月28日被本院减刑十一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七年不变;2014年9月4日被本院减刑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七年不变;2015年12月18日被本院减刑十一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七年不变。现在云南省保山监狱服刑。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东,男,1987年1月17日生于云南省昌宁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卡斯镇龙潭村大木桥社46号,现在云南省保山监狱服刑。系本案被害人。

  罪犯李宝于2017年11月22日9时10分许,在服刑地保山监狱与被害人何东发生争执挨了何东两拳,被制止后受到监区处罚,故为泄愤于当日18时22分持“扳手”将何东头部打伤致轻伤一级。

  【裁判结果】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李宝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李宝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李宝在前罪刑罚执行完毕前又犯新罪,依法应将其前罪未执行完的刑罚和本罪所判处的刑罚,数罪并罚。被告人李宝的伤害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东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依法应由其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东要求被告人李宝赔偿其住院医疗费及门诊费3030.56元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一条、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李宝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前罪未执行的刑罚十年三个月十七日,剥夺政治权利十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九个月,剥夺政治权利十年。二、由被告人李宝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东经济损失3030.56元,限于判决书生效后的第二日起三十日内支付。

  李宝上诉称,其对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无异议,但对数罪并罚时未扣除其前罪已被减去的刑罚五年七个月不服,认为应将其减刑后剩余的刑期作为未执行完毕的刑罚与后罪并罚才符合法律规定,请求二审人民法院依法改判

  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李宝未能正确解决服刑生产生活中遇到的矛盾纠纷,为宣泄自己的不满情绪,采取藏匿工具报复伤害致他人轻伤一级的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判处三年以下刑罚并与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进行数罪并罚。上诉人李宝关于服刑期间经五次减刑已减刑五年七个月,依法应将其新罪判处的刑罚与前罪未执行的刑罚进行数罪并罚的上诉理由,经查与2017年1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第三十三条“罪犯被裁定减刑后,刑罚执行期间因故意犯罪而数罪并罚时,经减刑裁定减去的刑期不计入已经执行的刑期。原判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裁定继续有效”的规定不符。根据该司法解释,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3月10日将其由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期限改为十年的裁定继续有效,而其经本院五次裁定减去的五年七个月刑期因其在刑罚执行期间故意犯罪而数罪并罚故不计入已经执行的刑期即不得扣减,故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本案的焦点问题即2016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法释〔2016〕23号,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后,没有配套出台新旧司法解释关于有利于罪犯的规定如何理解和是否继续有效。依照该解释第三十三条“罪犯被裁定减刑后,刑罚执行期间因故意犯罪而数罪并罚时,经减刑裁定减去的刑期不计入已经执行的刑期。原判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裁定继续有效。”第三十四条“罪犯被裁定减刑后,刑罚执行期间因发现漏罪而数罪并罚的,原减刑裁定自动失效。”结合本案,我们可以理解为高院将罪犯李宝前罪犯运输毒品罪的主刑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为剥夺政治权利十年的裁定继续有效;而其因服刑期间又犯新罪,其经减刑裁定减去的五年七个月不计入刑期,原减刑裁定自动失效。根据刑法第六十九条“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的规定,高院裁定书没有对其前罪判处的附加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进行表述,可以理解为法律已有规定,故无须赘述。同理,本案中把罪犯李宝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与其服刑期间又犯新罪所判处的刑罚,刑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即表述为“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九个月,剥夺政治权利十年。”而无须考虑纠结前罪附加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与决定执行的主刑有期徒刑不匹配的情况下应作何表述,依法继续执行该附加刑即可,故监狱不得强行要求法院对此问题作书面表述。最关键的问题是,在该解释实施前已裁定减去的刑期因减刑裁定自动失效而不计入已经执行的刑期对罪犯是否有利,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该解释是否具有溯及既往的能力成为了法律空白。本案发生于2017年11月22日,而其最近一次减刑是2015年12月18日,该解释2017年1月1日起施行,表面上照此执行是没有错误,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历史渊源较多,2013年9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有关问题的通知(法释〔2013〕201号)仍然现行有效,故如考虑有利于罪犯原则,那么本案应秉承刑法从旧兼从轻的溯及力原则,将罪犯李宝在新解释施行前已作出的生效减刑裁定减去的刑期在已执行的刑期中予以扣减,将其剩余刑期与新罪并罚,更能体现刑法的谦抑性。

  (一审法院独任审判员 杜青

  二审法院合议庭成员 杜云 杨福元 王玉玲)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