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业务 > 案例精选 >

交通肇事罪自首的认定

日期:2017-11-22 09:01:00  浏览:  字体:   来源: 作者:唐悄若


核心阅读:【问题提示】 交通肇事后未主动报警亦未逃逸,留在现场等候处理,并如实供述的,是否构成自首? 【要点提示】 交通肇事后肇事者留在现场的行为并不是当然的“自动投案”

  【问题提示】

  交通肇事后未主动报警亦未逃逸,留在现场等候处理,并如实供述的,是否构成自首?

  【要点提示】

  交通肇事后肇事者留在现场的行为并不是当然的“自动投案”行为,应着重审查交通肇事者是否属于“能逃而不逃”的情形,对缺乏投案的主动性、自愿性的,不宜认定为“自动投案”,更不构成自首;即使认定为自首,也应严格把握从宽处罚的幅度。

  【案例索引】

  昌宁县人民法院(2017)云0524刑初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云05刑终55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基本案情】

  2016年9月17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字某某醉酒无证驾驶一野马牌小型普通客车,搭载李某某、曾某某、禹某某、周某某四人沿云南省昌宁县田园镇达丙街由北向南行驶,至达丙街“夜宴酒吧”门口时,车辆撞向驾驶三轮摩托准备载客的被害人张某某及站着车旁的被害人王某某、杨某某,随后又向前撞向路边停车位里的一小型普通客车和停车位外的二轮摩托车,并致该小型普通客车轿车与前方三辆停靠路边的小轿车连续相撞。被害人张某某的三轮摩托因受撞击而冲至道路对面并刮撞到停车位里的一小轿车。该事故造成被害人张某某因外伤性颅脑损伤当场死亡,被害人某某、杨某某、李某某、禹某某及被告人字某某受伤,被撞的七辆车不同程度受损。事故发生后民警在现场将被告人字某某抓获。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人字某某系醉酒无证驾车,应承担此次事故全部责任。经鉴定,其血样(检材)定性检验检测出乙醇,含量为145mg/100ml;肇事云MM6831号野马牌小型普通客车碰撞前的行车速度为108km/h。

  【审判】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字某某无证醉酒且超速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一人当场死亡、四人不同程度受伤,八车不同程度受损,并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鉴于其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综上以交通肇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

  上诉人字某某上诉称,其发生车祸后已知有人报警而在原地等待,应属自首,请求减轻处罚。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案发后交警接群众报案到达事故现场,发现并控制了受伤正在等待救治的上诉人字某某。其未主动报警,且系因受伤而在现场等待救治,故其行为缺乏投案的主动性,依法不构成自首。上诉人字某某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对于字某某在交通肇事后自己未报警但留在现场等待处理的行为,能否成立自首情节,审判中形成了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的后果严重,虽被告人字某某未主动报警,但可推知一定有人报案,而其未离开现场,抓捕时无拒捕行为并如实供认犯罪事实,符合《意见》规定,应认定有自首情节。另一种意见认为,上述情形只适用于一般犯罪行为,上述《意见》还特别规定,“交通肇事后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并向公安机关报告的,应认定为自动投案,构成自首的,因上述行为同时系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对其是否从宽、从宽幅度要适当从严掌握”,可见交通肇事罪有其特殊之处,在认定自首时应严格把握“自动投案”的主动性,并在是否从宽、从宽幅度上从严掌握。本案字某某因受伤而留在现场等待救治,本质上未体现投案的主动性,相反更多的体现的是待捕的被动性,此情况下不宜认定为自首。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交通肇事案件应着重审查肇事者是否属于“能逃而不逃”的情形,从严把握“自动投案”的认定,对缺乏投案的主动性、自愿性的,不宜认定为“自动投案”,更不构成自首;即使认定为自首,也应严格把握从宽处罚的幅度。

  首先,交通肇事罪与一般犯罪相比有其特殊性。一般犯罪后犯罪者逃避法律追究的状态不会得到法律单独的评价,也即犯罪后“逃逸”系犯罪的基准形态,如未逃逸而主动至于司法机关处置之下,则可能成立自首而获从宽处罚之奖励;但对于交通肇事罪,按照法律规定逃逸将升格法定刑,系加重处罚的形态,不逃逸才是基准形态,故如直接将不逃逸作为交通肇事“自动投案”的情形,并可能得到从宽处罚之奖励,或将有悖于法律对于交通肇事罪的责任追究。

  事实上,学理界与司法界对于交通肇事罪是否存在自首情节曾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争议。否认交通肇事罪存在自首情节的基本观点认为,因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第70条),可见发生交通事故后,报警是肇事者的法定义务,如其未履行法定义务,则应受严惩,而其履行法定义务的行为不应被单独评价为可从轻处罚的行为。而肯定交通肇事罪存在自首情节的基本观点认为,《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交通肇事者的报警义务系行政义务,在刑法范围内评价犯罪与量刑情节时应以刑法体系为准,不应混淆行政义务与刑法义务而否认其自动投案的行为依法可构成自首。2010年12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颁布以来,司法界统一了认识,基本接受了交通肇事罪存在自首情节的观点,但仍倾向于从严把握。

  第二,从上述《意见》本身来看,在列举了五种可认定为自动投案后的情形后,特别提出了“交通肇事后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并向公安机关报告的,应认定为自动投案,构成自首的,因上述行为同时系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对其是否从宽、从宽幅度要适当从严掌握”的观点,可见对交通肇事罪“自动投案”的认定及“自首”的认定,有着更严格的标准。

  更严苛的认定条件,从根本上来说,是要法官从表象中甄别出肇事者“能逃而不逃”的情形,避免将“不能逃而不逃”的情形也武断地认定为“自动投案”。而对此的甄别认定,应根据案件事实着重审查交通肇事者是否有投案的主动性和自愿性。具体而言,如确系“能逃而不逃”,并主动将自己置于司法机关处置下的肇事者,依法可认定“自动投案”;确因“不能逃”而留在现场,或者因“想逃避追究”而留在现场的,不能认定为“自动投案”。例如本案中被告人字某某在交通事故中自己亦受伤,只能在路边坐等救治,此时应认为其不属于“能逃而不逃”的状况,缺乏投案主动性和自愿性,故不能认定为“自动投案”;又如肇事者因醉酒、被群众包围等情况留在现场,也属于不能逃的情形,亦不能认定为“自动投案”;再如肇事者为了逃避责任,在现场观察警察侦查动向,装作围观群众,后被发现抓获的,亦不存在投案的自动性,不能认定为“自动投案”。

  第三,根据《意见》相关规定,即使交通肇事者留在现场等候处理能被认定为自首,在是否从宽及从宽幅度的考量上亦应适当从严把握。要综合评定案件事实、肇事者认罪态度、积极帮助伤者获得救治的程度、避免损害扩大的程度、赔偿情况等各法定、酌定处罚情节,多方面从严把握是否从宽处罚及从宽幅度。并在具体量刑中与一般犯罪的自首从宽处罚有所区别。

  同时,如肇事者留在现场未被认定为自首而因如实供述被认定为坦白的,也同样应当从严把握从宽幅度,才能准确确定交通肇事罪的量刑,避免坦白情节的从宽幅度高于自首情节这样不符合立法本意的司法结果。

  综上,本案被告人字某某因自己受伤而留在现场后被抓获,无法体现其投案的自动性,依法不成立自首;但其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构成坦白。量刑过程中,结合案件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是否从宽及从宽幅度均应从严把握,一审法院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的刑罚属量刑适当。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