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业务 > 案例精选 >

【腾冲】趁人熟睡“顺手牵羊”构成盗窃罪吗

日期:2017-10-23 17:14:00  浏览:  字体:   来源: 作者:李雪娇


核心阅读:【案件基本信息】 1、案由:盗窃罪。 2、当事人 公诉机关:云南省腾冲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董某某。 【基本案情】 2017年6月21日4时46分至47分,被告人董某某在云南

  【案件基本信息】

  1、案由:盗窃罪。

  2、当事人

  公诉机关:云南省腾冲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董某某。

  【基本案情】

  2017年6月21日4时46分至47分,被告人董某某在云南省腾冲市腾越镇某网吧上网时,趁同在该网吧上网的被害人孙某某熟睡之机,将被害人孙某某掉落在电脑桌下方的一部金立牌GN8003型智能手机盗走。经鉴定,被盗手机价值人民币1923元。后公安机关将手机追回并返还了被害人。

  【案件焦点】

  被告人董某某的行为属于不当得利还是构成盗窃罪?

  【裁判结果】

  腾冲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董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价值人民币1923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我国刑律,构成盗窃罪,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被告人董某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可从轻处罚。归案后,从被告人董某某身上查获的手机已经发还了被害人,对其可以酌情从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董某某的犯罪事实清楚,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对被告人董某某判处三个月以下拘役,并处罚金的量刑建议恰当,本院予以采纳。经调查评估,对被告人董某某适用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对其可宣告缓刑。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七十二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董某某犯盗窃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

  【裁判理由】

  在本案中,从侦查阶段至庭审,被告人董某某都如实供述了自己从被害人孙某某电脑桌下方拿走手机的事实,但始终辩称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盗窃罪,只是属于民法意义上的不当得利。因孙某某熟睡之后,手机掉落在电脑桌下方,而网吧属于公共场所,该手机目前孙某某已经失去了控制,属于无主物。自己拿走的手机被追回返还后,就没有责任了,不够成盗窃罪。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对盗窃罪与不当得利的定义和规定,完全可以判定被告人的行为性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几条规定,盗窃罪指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的、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民法中的不当得利则是指没有合法的根据,或事后丧失了合法根据而被确认因致他人遭受损失而获得的利益,应负返还的义务。不当得利构成的要件:一方取得财产利益;一方受有损失;取得利益与所受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取得利益没有法律上的根据。

  不当得利与盗窃罪在客观形式上、主观故意上都是不同的,其主要区别为:不当得利从主观上不是积极主动的去占有财物,客观上得到财物的方式也不是非法的,得到财物因为财物所有人的过错而被动拾捡获得,过程并不是秘密的,是公开的,财物已经脱离了所有人控制的范围;盗窃罪主观上对他人的财物有占有之意,客观上采取秘密的、积极主动的方式获得,财物未脱离所有人控制的范围。

  笔者认为:本案中被害人孙某某熟睡后,手机掉落在电脑桌下方,虽然系孙某某保管不善,但手机目前并没有脱离孙某某的控制范围,不属于无主物,被告人董某某很清楚该手机是孙某某所有的,还趁此机会将手机秘密盗走占为已有。主观上抱有积极占有的心态,而客观上也实施了秘密窃取的行为。经鉴定该手机价值人民币1923元,达到了云南省关于盗窃罪规定数额较大为人民币1500元以上的标准,故董某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

  本案中,承办人最终认定被告人构成盗窃罪,对被告人做出了上述有罪的判决。

  • 上一篇:
  • 下一篇: